字花 [2021年11-12月號 第94期]:交通2022

點閱:5

並列題名:Fleurs des lettres

作者:《字花》編輯室編輯

出版年:2021.11-12

出版社:水煮魚文化出版 春華代理發行有限公司發行

出版地:香港

最新發刊 : 2021-11-01

雜誌類型 : 雙月刊


馬上看!不用等預約。
借閱說明

雜誌簡介: 香港文學如何可以在更良好的土壤上開出更出人意表、令人不敢逼視又難以漠視的花朵,數十年來無數關懷文學的人均念茲在茲。2006年,《字花》正式誕生,並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

本期內容簡介
 
由此你感到腦海中的巴士正漸漸離地騰空,成為一個飄浮的隱喻,投射著成長記憶、城市變化、又或人生態度。直到幾下顛簸,把你拉回地面。「感受到這架巴士的抓地力嗎?」新果語帶興奮。巴士既是本體亦是喻體,既是博彩遊戲亦是獎金獎品,既是交通工具亦是目的地。在座位傳來的微微震動中,你才終於發現,原來自己還未認真坐過巴士。——鄧樂兒《很久沒跟你坐巴士了──與董啟章、董新果遊車河》

精彩內容包括:
專題「香港塞S」
•林兆榮以幽默的方式書寫出,即使人不在日本,都可以網上搭鐵的經驗,分享如何在工作時遠距搭乘新幹線。
•多位交通崗位的職業分享自己上班的故事,包括超速的士司機、打卡空姐、控訴觀塘塞車的專頁管理員、電車維修老手等等。
•這期「漫漫」邀請港台插畫家黃曉楓、森森,以「遠方」為題,不同風格激撞出新的視覺盛宴。
•新生代作家——王碧蔚專訪,兼有兩篇散文作品共閱,與大家一同進入碧蔚的匠心書寫,感受碧蔚筆尖對文學的喜愛。
•曹疏影專欄「香港偏偏見」第二期,每期以一張黑白照片對照書寫,這次有著名攝影師謝浩然的作品。

物語
•《字花》邀請各路人馬,思考生活的萬物,以記憶、故事和藝術詮釋人與物的關係。
•游靜的《院事》是一個有關病房的故事,趣味的背後,其實暗指床位不足的醫療問題。
•唐睿的小說《周作的Floppy Disk》,延續上一期,這次談及周作與姑媽的故事,失憶的姑媽無法辨認眼前的周作,但仍然掛念他,帶給讀者一場記憶與遺忘之間微妙的關係。 
•這次顏峻的《解放》,為大家帶來鋼琴歷史,以生動說故事的技巧將彈琴這。
•紅眼專欄《黑太子與他的夥伴》來到最終回,結局令人耐人尋味﹗

起格
•這次「起格」邀請到池荒懸、鍾國強、達瑞等詩人分享詩作。
•劉偉成為大家帶來一個有關山城鬼靈的歷史探索,連結文學作品,從中整合成一篇鬼神共存兼富有人文味道的追源故事。
•這次「解像」為大家帶來南希的藝術哲學,由淺入深向大家介紹哲學家讓-呂克·南希,有由莊沐楊以南希的角度解釋電影美學。 
•這次「香港文學開引號」介紹香港著名填詞人、作家黃霑(霑叔),黃霑的作品仍是香港人傳誦的歌曲。還有介紹「南音」,講解南音的起源及美學,讓讀者認識這種獨特的音樂。

更多精彩內容:王証恒小說《故園》、陳子雲帶來的「詩歌擂台」文化、潘國靈的散文……

「我反覆處理家庭也是源於美學的探求,回憶是一種酒的發酵,放置得愈遠,那種遙遠的回憶化痕跡愈強,事情就會模糊得剩下夢、發燒的形狀,有一種望遠鏡的,發燒一般的視覺體感。在我所有記憶裡面,童年是發酵得最完整的,是時候可以拿出來分析,具有更複雜的味道與線索。」——王碧蔚《刻意催生的腫瘤──訪王碧蔚》
雜誌簡介
 
香港文學如何可以在更良好的土壤上開出更出人意表、令人不敢逼視又難以漠視的花朵,數十年來無數關懷文學的人均念茲在茲。2006年,《字花》正式誕生,並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——是的,我們年輕而且微小,卻抱持重要、真切而且合理的願望。《字花》的編輯及設計人員,均是出生於七十年代末,未滿三十的年輕人。在組成《字花》之前,我們都只是零散的散兵游勇。而我們願意結集在一起,其原因有二:一,在創作及學習文學的過程中,我們找到了讓自身得以呼吸生長的空間,並收穫了豐盈幽微莫可名狀的樂趣,這樂趣甚至維持多年而不見褪減——是以我們企望,其他人也可以在文學中體味到類似——或迥然不同——的樂趣。同時,我們也發現這社會比以前更需要文學,因為我們看到,愈來愈多平板虛偽、似是而非、自我重複的話語滲入無數人的生命,同時香港社會的隔膜與割裂愈來愈大,各種無形宰制日趨精微而無所不在。而文學,正是追求反叛與省察、創意與對話的複雜的溝通過程,我們的社會需要文學的介入。
 
與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資助目標吻合:《字花》將是一本高質素的綜合性雜誌,我們將竭力以自身所知所學所感所能,將高水準的作品呈現於讀者眼前。我們相信,創作應該是多元的美麗,評論應該是尖銳的交流,設計風格不是外在的末節而是表達態度的核心之一——三者聚合一起,連綿地碰撞我們自身與社會及時代的局限。《字花》力圖打破各種局限,如果年輕是代表勇於嘗試和更新,我們願意宣稱自己是年輕的;然而惟望各位相信,年輕不等於幼稚,活潑不等於輕率。高質素的文學雜誌不等於某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拒人千里,始終希望以跳脫活潑的形象,與讀者及作者一同向未知的世界伸手、探入。我們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,我們與我城的人一樣,在城市中浮游:思考、行街、唱k、論辯、運動、購物、抗議、設計微小的裝置以觸發自我的流動。你可以想像幾乎已經不年輕的年輕人,以非常嚴謹的要求為基礎,去表現恣肆的活潑嗎?其實,這樣弔詭的文學工作者在歷史上不可勝數,是他們的弔詭,繪出了文學的豐富。因此,《字花》是具有野心的:我們會以自身的最大能量去推動幫助我們成長的文學藝術之發展,立足於我們成長的城市和時代,主動尋求兩岸三地的思想和作品交流,面向具體地多元變易的全球世界,指劃一個更具能量的未來。《字花》更將盡力照顧本土出版事業,關注發行與推廣;因為,對本來與文學並不親密的陌生人,我們將會花最多心力,以試圖拉著他們的手。
 
《字花》知道這些目標之巨大與我們力量之微小。然而,《字花》知道,《字花》並不是在一無所有的貧土上成長。因為我們心中所想的,恰如許多先於我們站出來建設文學的先行者。在這個意義上,《字花》從不孤獨,而且相信連結——各位的支持,《字花》銘感於心。《字花》輕快地笑著,說:我們會做得比你們所想的更加多,我們並不止於你所看見的樣子。《字花》是一個「不可能」的嘗試,但正是因為我們實際地考察各種具體的需要,才會要求看來不可能的東西。我們的努力,終會在無邊際的天空裡,造成持久的爆炸。一切已經開始。
  • 文藝優先座(p.1)
  • 關天林/啟首語:來讓我跟你走(p.10)
  • 江記/生活的戰場(p.40)
  • 曾繁裕/空姐界的想像與現實(p.42)
  • 駱倩鳴/百年軌道未孤寂——到訪屈地街電車總廠(p.44)
  • 金靜/ON AIR 46(p.46)
  • 林建才/九號巴士(p.48)
  • 李昭駿/紅Van‧小巴牌‧終站——訪手寫小巴牌師傅麥錦生(p.50)
  • 楊喜盈/最自由的交通工具,的士;最不羈的職業,的士司機(p.52)
  • 張晉銘/企入少少問候觀塘(及其母)(p.54)
  • 阿YU/塞(p.56)
  • 王証恒/故園(p.58)
  • 曹疏影專欄 香港偏偏見/北角碼頭:修羅場與詩歌獸(p.85)
  • 紅眼專欄 黑太子與他的夥伴‧最終回(p.99)
  • 陳子雲/文學放得開,擂台讀詩鬥一番——專訪德國「Poetry Slam」詩人Wolf Hogekamp、Noah Klaus(p.152)
  • 續航指南(p.162)